當前位置: 李桂昌先生論形意拳(結合李仲軒老人的講述)

李桂昌先生論形意拳(結合李仲軒老人的講述)

責任編輯:admin點擊:425發表時間:2017-05-26

按:李仲軒老的人文章,講述了不少秘密,得到廣泛認同,功德無量啊。文中的黑體字,即是李仲軒老人的論述。

李桂昌先師論形意拳

——記陳全恭師伯在太原市太極拳協會的講話 白建云

 

四月十號協會請師伯陳全恭講課,師伯一下車就把寫好的《紀念先師李桂昌》的文稿給了我。陳師伯是跟師爺李桂昌學藝時間較長的弟子之一,至今學練內家拳已經四、五十年。師伯雖然已經是七十多歲的老人,但身體健壯,性格開朗,神情豁達,不以長者自貴。最近在攝制推手光碟時,連續運動一個多小時,仍然精神矍鑠,身手矯健,力量雄渾,應用自如,鮮明地印證了修煉內家拳的養生效果。

會議由池少斌主持,陳師伯講授,協會部分會員參加,主題是形意拳。

形意拳的概念。

一、形意拳解

陳師伯首先問:“大家知道什么是形意拳嗎?誰能回答一下?”

大家沉默。我一邊聽師伯講課一邊看師伯的文章,師伯在文章中引用師爺的話說:“國家大事,君臣商議;家族大事,父子商議;學習藝術,就是師徒商議了”。在門內師父、師伯們常常希望弟子提出練拳學拳中的問題,來因勢利導,再看師爺的語錄,可見教與學在思想上的溝通也是門內很好的一種學風。

陳師伯見大家回答不上來,就開始講授:“要弄清這個問題,就首先要弄懂什么是形,什么是意,什么是拳。”

鄧鋒:“形就是動作,意就是思維”。

白建云:“形意拳的‘意’是對身體內的指揮和感覺”。

陳師伯:“大家的認識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從思想上的認識和理論上的角度來表述的,而不是從練形意拳到一定程度的身體感受來描述的。對于這個問題李師父是這樣認識的:何為形?何為意?何為拳?發之于外謂之形,含之于內謂意,這是形、意二字的解釋。如何成為拳呢?含之于內的意,可發之于外,發之于外的形,可含之于內——如此方為形意拳。

白建云:“聽師爺對形意拳概念的解釋是不是可以這樣認為:形意拳的形是拳術中的形體,但又不完全和一般拳術身體表現出的形體一樣,而是形體內含有意識,按這種意識表現在形體上,才能成為形意拳的形。而‘意’雖然也是思想意識,但它是對身體內部感覺指揮的思想意識,只有這種對形體指揮的意識能夠在身體內部體會時才是形意拳的‘意’;用身體內的意來指揮形成形體運動,用形體運動來表現身體內的意識思想的目的,這種將身體內的意和形體運動高度結合的拳術才可以成為形意拳。

陳師伯:“可以。所以形意拳強調的就是形、意以及形和意高度結合的修煉。所以李師父說:‘形意拳站樁時,目光要遠大,眼神放出去。打拳時,目光盯著指尖或拳根,隨著拳勢而盼顧,但余光仍要照著遠方——這都是將意發之于外的訓練法’。說得就是身體內意識和形體的結合。他還說:如何將形含之于內,這是老輩拳師不輕傳的東西。以炮拳為例,炮拳總是兩臂一磕,頂杠而進,有出手沒有收手,其實杠出去后,還有個身子向后一縱的動作。這就是炮拳隱蔽的手法。說是個動作,便錯了,狠微,甚至不必作出來,心領神會地一下,即可。有此一聳,就出了功夫。這一句看似講得是拳架,實質是講身體內部的勁力,講得是兩臂頂杠而進和身體向后一聳勁力相互支撐,講得是內勁。也就是通過舉例炮拳內勁的要求來表現身體內部的意識和形體的結合。

怎么練形意拳

陳師伯:“通過上面的討論,大家對形意拳的概念有了一個比較清楚的認識,那么怎么來練形意拳呢?”。

白建云:“是先學五行吧?”

陳師伯:“對。但五行、十二形以及單練、對練套路教的主要是練功和實用的拳架,但粗略的會了拳架只能說是個皮毛,最根本的是要出功夫,有了功夫,身體才可能健康,學用招式才能有體能基礎,否則就只是空架子。所以李師父說:‘現今學武,總是練套路的多,練功的少。學到拳架的是學生,學到功夫的是徒弟’。那么,為什么要有學生和徒弟的區別呢?其實就是學拳入門沒有入門的區別,所以徒弟稱入室弟子,而學生還是門外漢。所以學內家拳,會了一些架勢后主要的精力應該是練功夫。那么怎么練功夫呢?首先就要對內家拳功夫形成的大致途徑有個總體的認識。李師父對這個問題用形意拳做事列有很精煉的描述,就是:‘樁功、慢練、入道’。也就是通過站樁、慢練,引起身體的變化,最后達到體呼吸,到達道家空靜虛無的功夫境界”。

怎么站樁

陳師伯:“所以練功夫首先要從站樁做起。但是,樁法有很多,每一個拳勢站著不動都可以成為一種樁法。那么,站什么樁好呢?初學還是站三體式比較好”。

徐新民:“混元樁可以嗎?”

陳師伯:“不行!不出功夫。要練對,不要走彎路”。

徐新民:“不站樁能不能練成”。

陳師伯:“我沒見過。

鄧鋒:“從師伯剛才講的形意拳功夫是從樁功、慢練到體呼吸來說,站樁也是練呼吸對嗎?”

陳師伯:“對!”

鄧鋒:“站樁是在靜止的狀態下練呼吸?是不是應該有意識的調節呼吸?”

陳師伯:“是用身體調整呼吸!但意識上不要刻意呼吸”。

鄧鋒:“那么形意拳功夫和四把、瑜伽一樣嗎?”

陳師伯:“四把實際就是調整呼吸,瑜伽也要調整呼吸。四把和瑜伽是健身運動,對形意拳功夫有好處”。

白建云:“是不是說四把和瑜伽是一種養身的活動,和武術有區別,不可能產生形意拳技擊的功夫,而且修煉呼吸的方式也不同,四把和瑜伽是通過意識來調整呼吸,而形意拳是通過身體的運動來調整呼吸,對嗎?”

陳師伯:“對!下面大家說說怎么站樁?”

徐新民:“空靜自然,什么也不要想”。

鄧鋒;“松順自然,八字訣:頂、扣、圓、敏、抱、垂、曲、挺”。

陳師伯:“大家說的基本對。但松順自然不是什么也不想,站樁時要求空靜是說不要想站樁以外的事,心事要放在自己身體上。所以李師父說:‘形意拳是用身體,開悟不是腦子明白,而是身體明白。等身體有了悟性,聽到一點信息就有反應,就像馬挨了一鞭子,體能立刻勃發出來’。所以無論是站樁還是練拳都要通過身體內部來體會師父、拳譜以及自己練拳的意識,而不是空洞無物,這也就是形意拳的‘意’。

    “八字訣是對的,是對身體的要求,但是把每一個字的字義記下來,照樣去做似乎就變得復雜。李師父對站樁身法的要求就顯得更容易掌握,更生動具體,他說:‘你抱過女人沒有?這個字,不是兩條胳膊使勁,而是抱進懷里,整個身體都要迎上去。這是對站樁拿勁的比喻。拿住這個勁,一站就能滋養人。然后就這樣站著,呆著,漸漸就站進去了。站到一定程度,身體一下就開了’。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什么呢?是說站樁并不完全是隨其身體的自然去站,而是筋骨要撐住勁力,要撐成一個整體,特別是要抱尾閭,但這個勁力不是肌肉的拙力,而是筋骨的合力。不過要做到這一點也不是很容易的,需要下一番苦功。

“另外,李師父對站樁時訓練脊椎也有自己深刻的體會和秘訣,就是“站樁要先正尾椎,從尾椎一節一節脊椎骨頂上去,直到后腦,脊椎自然會反弓,腦袋自然會領起,兩臂自然會前伸,然后下巴一鉤,手下按,脊椎一節一節退下來。如此反復練習,會有奇效。脊椎就象是一條大龍,它有了勁力,比武時方能有‘神變’。當然要能如此做到,是在身體整個筋骨‘開了’以后才有可能,所以更是不容易的事,但應該知道,作為大家努力的目標。

“還有對站樁中丹田怎么運動也要知道,李師父說:‘丹田不是氣沉丹田,要較丹田,肛門一提,氣才能沉下來了,否則氣沉丹田是句空話,上提下沉這就較上了。較丹田的好處多,學不會較丹田,練不出功夫,等于白練’。這一句告訴了‘氣沉丹田’的方法,而且強調了丹田在修煉內家拳功夫中至關成敗的重要性。人們常說站樁沒有真傳就不可能出功夫,甚至于會出毛病,其實李師父對于‘拿勁’脊椎、丹田的這些要求不就真是不肯輕傳的秘訣嗎!

“同時站樁到一定程度還要有對外的意識。李師父說:‘站樁還要練眼神,人眼光散了,干什么都沒勁。站樁要眼毒,不是作出一副狠巴巴的樣子,而是老虎盯著獵物時伺機而動的狀態,這也不對,因為太緊張,要不緊不慢方為功,肌肉緊張出不了功夫,精神緊張也出不了功夫,站樁時肌肉與精神都要‘軟中硬’,眼睛要放于虛空,方為適度’。

“站樁到一定程度還要有戰斗的意識。李師父說:‘站樁時,也要動起步趟進,側身而閃的心思,外表看似不動,其實里面換著身形,要靜之又靜,長呼長吸,站空了自己。

“對站樁的思維狀態李師父也有要求,說:‘無為的要站出靈感才行,有為的得站空了自己才行’。

 

“這樣,經過長時間的站樁,身體就會起變化,就會自然而然產生一些現象,李師父描述說:‘冬天蟲子鉆在地里死了一般,等到春天,地里生機一起,蟲子就活了。站樁要站出這份生機,如蟲子復蘇般萌動,身上就有了精力’。李師父還說:‘站樁一會后,自然能體會到一種流動感,身上有的地方順暢,有的地方異樣,便緩緩轉動,或是抖一抖,直到整體通暢。以外在的形體調整內在的機能。’李師父對站樁這種現象的描述是身體中自然而然產生的,這種蟲子蠕動、流動的感覺是本能的,不是想象產生的。站樁要站出能量來,自然就蠕動了。當然站樁的最初階段是痛苦的,這種痛苦因人而異,年齡大的人可能痛苦多一點,年齡小的人痛苦小一點;局部肌肉明顯的痛苦多一點,肌肉不明顯的少一點。但是痛苦會越來越減輕,是有階段性的,過了這個階段就舒服了,就入門了,最后就是高度享受,站完樁走起來嗖嗖的,很清利”。

白建云:“站樁過程中的疼痛是不是可以理解為骨骼和血管,筋腱別住所造成的,經過調整,順暢了就不疼痛了”。

陳師伯:“所以在站樁的過程中出現不適時可以緩緩轉動或抖一抖,李師父說:‘站樁有一個要點,時常渾身抖一抖。傳說狗熊冬眠的時候,隔幾天,它就自發性地渾身顫抖,否則僵滯不動,身體要有問題。同樣,樁為什么站不下去?就是缺這一抖。很細致,很輕微地抖抖,就能夠享受樁功養生了。其實比武發力,也就是這么一抖擻’。這個‘抖’的實質是站樁出現問題時,要松散一下自己的身體。所以李師父要求,‘站完樁要多遛,這一遛也長功夫。遛是站樁的歸宿’。

對站樁的一些理論認識

陳師伯:“上面給大家講了怎么站樁,以及站樁時出現的狀況和不適時處理的方法。那么站樁站到什么時候就大功告成了呢?‘有沒有站樁成功的標準?沒有。一般能站二小時,身子有浮起似的感覺,這表明身上有成就了。還有一個長功的標志,就是站得渾身細胞突突(高密度,高深度的顫抖),由突突到不突突,反復多次,直到經絡通暢,就出了功夫。不過這些現象不能一概而論,不一定是每個人的必然現象。總之能夠站到站樁和運動中都能夠‘體呼吸’就算成功了吧。       

“另外大家通過上面站樁的方法要知道,站樁,身體是基本不動的,但并不是完全不動。李師父說:‘以上這些樁法都是動的,不過很慢很微,外人看不出來。樁功是‘慢練’,這些都是入門的巧用,一練就會有效果’。

 鄧鋒:“是靜中求動?”

池少斌:“樁是一個相對靜的狀態,不是一點也不動,不是木頭,內家拳站樁是要身體的內動”。

白建云:“慢練也是自我有意地調整骨骼,讓勁力順暢”。

陳師伯:“當然!”大家都說的對。所以站樁不是完全的靜功。要用‘意’不用力,是說不要用拙力,‘神’到位就是意,可以用內勁”。

白建云:“拙力是不是有意識的用局部的肌肉力量”。

陳師伯:一開始都難免。所以李師父說:‘站樁一動不動,只能是令肌肉苦楚,精神挫折。樁法是活動的,不是靜功,而是慢練。慢練,增力之妙法也。慢慢以神意運動,舒展四肢。樁法是動的,只不過動的很慢,外人看不出來,慢慢以神意運動,七字價值萬金。所以樁功是在身體外形大致不動的基礎上用意識調整身體內部機體的運動。

 

    三體式樁功的效果

    陳師伯:“三體式樁功是修煉形意拳功夫的重要形式,對提高體質和體能都有重要作用。李師父說:‘樁功難學。樁法能使小腦、腎、性腺得到開發,所以‘形意一年打死人’,不是說招法厲害,是說形意能令人短期內由弱變強,精力無窮,是體能厲害’。還對樁功提高體質的功效總結說:樁功可以使‘臟腑清虛,經絡舒暢,骨腱髓滿,精氣充足,即達神經敏銳的效果’。

如何練拳架

    陳師伯:“當然形意拳的功夫僅僅站樁也不行。站樁雖然是長功夫的重要方法,也是用法的重要基礎,但不能代替用法的修煉,而用法的修煉則主要是通過拳架招式來進行的,所以李師父說:‘樁法必須溶入拳法’。

    “在形意拳拳架中有五行、十二形,還有許多單練對練套路,那么練拳架招式是練什么呢?當然得先會基本的樣式,但是知道基本樣式后又練什么呢?李師父說:‘形意拳先教“行勁”,行對了勁,也就找著了身法。也就是說修煉的是各個拳架中身體內的勁力。而形意拳的拳架招式很多,從哪里入手呢?的從形意拳的母拳‘五行拳’開始。而五行拳的母拳又是橫拳。李師父說:‘形意拳之母是五行,五行之母是一橫’。但要正確理解這個‘橫拳’,這個橫拳不是簡單的外形橫拳,而是指丹田。所以五行拳都離不了丹田。而從勁力的方式講實際只有三拳,鉆拳和橫拳勁力基本相同,都是直線向外旋轉,炮拳和崩拳相同都是直線向內旋轉。所以找的基本是劈拳、鉆拳、崩拳的勁力。

    “如何練劈拳?李師父認為:‘劈拳就是一起一伏,用軀干打劈拳就是熊鷹合形。起要鉆,落要翻;起如擋銼,落如鉤桿。起落好似水翻浪。不但要用軀干,還要用軀干里面打劈拳,要練功,不要單單練拳。

    “另外還教過個練劈拳的具體方法,就是:‘劈拳如推山,身體由后向前,一分一分地緩緩而推,推的越吃力越好,如此能長功夫’。

    “在練崩拳的方法上要求比較簡單,‘把直來直去的拳打轉了,把轉著的拳打直了,這是崩拳的練法’。

    “在鉆拳的要求上主要強調是:‘鉆拳不是鉆拳頭,是鉆身子’。

    “李師父強調的這三拳的要點是在整體勁力上的側重,并不是不顧及整體的勁力,要正確理解。這里順便說一下練太極拳、八卦掌、形意拳的總體勁力的練法。因為我們門里練得是內家拳,太極、八卦、形意、南少林是內家拳的基本拳種,所以也應該知道。李師父說:‘武林里有句取笑形意、太極、八卦姿勢的話,叫太極如摸魚,八卦如推磨,形意如捉蝦,說到此,有如下解釋:

    ‘太極如摸魚,要如手探到水里般,慢慢而移,太極推手正如摸魚般要手‘聽’。練拳時,也要有水中摸魚的‘勁’,有這么一點意念,就能練出功夫了’。“推手中‘手聽’就是用手仔細揣摩對方的勁力。練拳時是聽自己身上的反應。

    ‘八卦如推磨,除了向前推,還要推出向下的碾勁,八卦掌一邁步要有兩股勁,隨時轉化,明白了這兩股勁的道理,就能理解八卦掌的招數為何千變萬化’。兩股勁是豎勁和橫勁,向前推是橫勁,向下碾是豎勁,兩股勁勁互為作用。

    ‘練形意拳時,要如捉蝦般,出手的時候很快,收手的時候,手上要帶著‘東西’回來,這‘輕出重收’四字便是練拳的口訣,千斤不易。‘輕出’是筋骨的撐拔力,是打銼的干脆勁;‘重收’是筋骨的內縮勁,是鉤桿的拔河勁。

    “通過李師父對練拳的論述,我們可以知道,修煉形意拳功夫或者說修煉內家拳功夫不是說會得招式越多越好,而首先是要知道基本拳架的基本勁力。在這種基礎上增加拳術的招式。所以練拳必須‘知己’,明白自己的不足,這是很重要的,所以李師父說:‘練拳的第一個進境,就是有了自覺,能知道自己的毛病’。思想上有了這個認識,感到自己‘練拳無進步,就要重新站著不動地校正拳架,去揣摩每法,動也是它,靜也是它,否則,靜不下去也動不起來’。只有這樣才能長功夫,所以練拳架招式也要慢練,要仔細琢磨。

    如何練用法

    “拳架里的勁力找到了,練到身上了,就有了內家拳的基本功夫,但有了這個功夫并不等于就可以搏擊。所以李師父說:‘功夫好相當于一個人有了家產,比武相當于會不會投資,從功夫好到善比武,還得要一番苦悟’。就是說功夫好只是基礎,要真真搏擊還得在思想上,實踐中磨練,醒悟。不過這種磨練和醒悟是多方面的。但首先要知道基本招式的基本用法。

    “首先說劈拳,李師父說:‘劈拳的打法是‘劈拳如劈斧’,山民掄斧子劈柴,跟掄鞭子一樣,要個脆勁,否則,斧子就只能砍進木頭里,無法一下劈成兩半’。是說使用劈拳的時候要有慣性的那種打劃的勁力。李師父還說:‘起手接變,縮身頂杠而進,有出手沒有收手,其實杠出而后,還有個身子向后弓身動作,這就是劈拳蓄勁進身的隱蔽的手法。這是說實戰中劈拳身法的應用。

“其次,是崩拳。李師父說:‘崩拳比武最方便,伸手就是。崩拳如箭,發中同時,這份利索是高東西,修為到了才能有。崩拳的要領在‘轉環崩’上,轉環崩是槍法,槍法中有轉環槍,就是一**過去,被對方兵器架住,不用換動作,槍桿子一轉就勢扎過去。將這無形的大槍桿子旋起來,就是轉環崩。轉環崩厲害了,等于耍大槍’。崩拳看似簡單,其實不簡單,從自己的勁力到實戰的應用是很需要體悟的,李師父都贊揚是‘高東西,修為到了才能有’。

“再次,是鉆拳。李師父說:‘鉆拳不是鉆拳頭,是鉆身子,一個是前手壓住對方,扯帶得后手攆錐子似地攆進去。另一個是,前手一晃,你就撞在他后手上了,變魔術一般,不是障眼法,而是他換了身形(兩者的虛實不同)。冬天冷的時候,門上掛著沉甸甸的棉門簾,人進門時,前手一撩門簾,身子就往里鉆,身子一動,手上搭的份量就卸了,人進了門,簾子也剛好落下,有道縫就進了人。這是生活里轉換虛實的現象,形意拳的‘換影’也是這個。這是說實戰中敵我雙方勁力在粘接以后的虛實轉換,其實太極推手也是這個道理。

“另外李師父對形意拳在搏擊中的步伐、身法和與對方的距離也有要求,說:‘形意拳走中門,占中路的道理,以慢打快。關鍵在步法。打法定,先上身,手腳齊到方為真’。是說搏斗時要發揮形意拳身體整體協調運動的的特點,這樣才能發揮形意拳整體勁力的優勢。他還說:‘打人如親嘴,也就是窮追不舍的意思,因此說,練拳如親嘴’。是說形意拳、太極拳搏擊中和對方的身體要贊粘連隨,不讓對方脫開自己的勁力控制。

“而且在勁力上李師父認為練拳和實戰也有不同,他說:‘形意拳的練法和打法,迥然不同。比如,練法要‘以身推肩,以肩推肘,以肘推手,直練到川流不息的程度,而打法則要將手鞭子樣甩出去,再以肘追手,以肩追肘,以身追肩,如兩手拍巴掌,很響,用身子拍手,就是打法了(快響)’。

“在搏擊的戰術原則中,李師父也有自己的認識,他說:‘總之,見手說話,來手化打結合,正所謂‘拳法意來本五形,生克裹鉆變化精。要知識者真消息,只在眼前一寸中。手腳齊到方為真’。化打結合是搏擊的原則,發人、擊人身體由下而上的整體氣力是關鍵。

“李師父對實戰意識的培養也有自己的方法:他說‘練拳的心思怎么動?練拳時,好像對面有人,每一手都象實發,是象實發而非實發,自己要多設想幾個對手,慢慢地練拳,一拳出去要感覺是以極快的速度冷不防打倒了其中一個,其他人還盯著你呢。不要想著正式比武,要想著遭人暗算。等真比武腦子就空了,一切招式都根據對方來,等著對方送招,對方一動就是找挨打,所謂‘秋風未動蟬先覺’,比武就是比誰先知道,形意拳的后發制人不是等對方動手了我再動手,而是對方動手的征兆一起,要應著對方,適合什么用什么’。當然這種意識的訓練是找到拳架勁力的基礎,和知道拳架用法的基礎上進行的訓練,和練功的程序不能本末倒置。

總之有功夫到比武實戰是有過程的,在具備了功夫后,思想意識就顯得很重要了,所以李師父教導說:‘平時用心思多練,一出手就是合適的。只有練拳時方方面面的心思都動到,在比武電閃雷鳴的一瞬,才能變出東西來’。

“李師父這些對練功和實戰的經驗都是在長期的修煉中總結出來的,都是實實在在的學問,內家拳的愛好者應該牢牢記住,即要知道武術功夫是實戰的基礎,又要知道功夫代替不了實戰,得把功夫放在實踐中體悟才有可能變為搏擊中有用的東西。

形意拳的養生

陳師伯:“內家拳是一種武術,搏擊當然是他首要的作用,但是內家拳又是一種獨特的養生術,這種養生作用隨著時代的發展越來越顯示出他的優越性。內家拳養生的優越性主要來至于他獨特的運動內涵,也就是他是一種在道家哲學思想基礎上,吸收道家內丹功而發展成的一種獨特的養生術。但是內家拳如何能夠成為道家的一種養生術,其實人們的認識還是模糊的。李師父說:‘許多人都知道形意拳是內家拳,此拳是可以通‘道’的,但拳譜上往往只有拳法,簡單陳列出道經摘抄的語句,至于如何由拳通‘道’便含糊了’。在如何‘通道’的問題上,李師父用自己的身體實踐回答了這個問題。他說:‘體呼吸’正是形意拳通‘道’的法門,從全身毛孔云蒸霧起為呼吸,此功夫,乃是精神真正呼吸,非有真傳難入其‘道’,非有恒心難達其境,學‘道’者,勉力為之。

“所以李師父要求:‘練拳光練‘勁’不行,要‘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練神還虛’,‘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練神還虛’是道家用于描述內丹功過程的術語,一般人認識很難理解的,所以李師父簡化說:‘身心得起變化,把‘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練神還虛’的大道理就說通了。但李師父說的這個身體變化是有豐富的內涵的”。

鄧鋒:“是不是說改變人的氣質?”

陳師伯:“對!李師父說:形意拳要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練神還虛,氣不(僅僅)是呼吸的氣,比如男子的英俊瀟灑,女人的嫵媚亮麗,就是氣的作用,所謂生機勃勃’。這就是形意拳改變氣質的作用。形意拳改變人的氣質是通過身體的變化來實現的。例如不練功的人仰著頭,聳著肩無精打采的。而練內家拳的人站樁的時候頭是向上領著,身體的筋骨的勁力撐成整體,而且精神矍鑠,精力充沛,思維敏捷,動作靈活,這些都是氣質改變的表現。而在精、氣、神這些體質的表現上‘氣’的變化的主要是“氣息”。所以李師父認為站樁和劈拳從這個角度來說就是練氣息,李師父說:劈拳就是練息。氣息越來越綿長,越來越深遠,精力充沛了,手部動作激發了全身,漸漸感到氣息鼓蕩,全身毛孔開合。李師父這里的‘息’,有兩個含義義:一個是‘至于呼吸的氣,叫做‘息’。另外一個含義是信息,‘氣息鼓蕩,全身毛孔開合’的氣息是身體對外感覺信息的物質基礎。形意拳練到高程度練什么,就是練‘息’,看你得到什么信息,對方有表現出一點信息來,自己就知道是要干什么”。

鄧鋒:“練拳能練出來這樣的狀況來?”

    陳師伯:“對啊!能練到這樣的程度你看活不活?這就是站樁、練拳中重點要明白的,但不是腦子明白,是身體明白”。

鄧鋒:“體悟?”

    陳師伯:“對啊”。

    鄧鋒:“有點糊涂”。

    陳

[上一條]: 陳照丕晚年太極拳見解 下一條: 難得一見的太極妙文
福彩3d怎样判断跨度